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藤阁.龙游县网络作文研究团

诸葛建军欢迎您光临本博!微信联系zgjj3199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徐路:小狮子埃尔的故事:出走  

2014-04-16 10:57:29|  分类: 学生作文评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徐路:小狮子埃尔的故事:出走
     他并不知道怎么形容每一个苍茫的夜,仿佛身坠大海,泛着波波涟漪,星星似乎是海里最亮的眼睛;月亮好像一只银白色的海马,缓慢地蹦来跳去。

    这么美的夜,埃尔傲慢而固执地失声痛哭。

    艾尔疲惫地半靠在墙上,眼里的血丝像蛇一样蔓延。“停下来干什么,你给我接着练!”狮王怒喝一声,尖利的牙齿闪着白光。

    艾尔凄凉地站起身,昏暗的灯光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。

    似乎只剩下他一个人。

    夜晚知道,艾尔是怎么被父亲逼迫着拼命练习;白天知道,艾尔是如何小心翼翼地舔着伤口,还是含着泪不眠不休。

    “继续!”狮王大吼一声,这些天他一步不离守在艾尔身边,不仅是监督,他怕很多年前那个早已虚幻的影子偷走儿子。

    艾尔早已像个影子一样,跟随别人的生活,挣脱不得。现在,积压在心底的怒火缓缓流淌。他不想练。他有权力让自己不练。他要为自己而活。然而这些年他一直活在父亲的阴影中。

    狮王的怒火已经快烧到手上了,艾尔浑然不知。突然,狮王一跃而起,盖章一般在艾尔的脸颊上盖下重重一章。

    狮王恨铁不成钢地狠狠摇摇头,这个如钻石般的孩子,终于脱下美丽的皮囊了。

    艾尔怔了一怔,轻轻抚摸脸颊,在父亲离开之后也毅然冲进倾盆大雨中,小小的身影撕开了夜。

    离家出走!艾尔受够了,他不想依赖家族了,就像人不可能永远戴着面具过日子。

    雨一颗一颗打在他的身上,灼痛着,鸟类兽类欢笑乱叫,湿润的泥土浸湿脚掌。

    艾尔气昂昂地大跨步往前走,赌气想:你们束缚我的绳子终于断了,我可以自由了。当风再一次张牙舞爪将怪叫声送到艾尔耳边,他不由胆怯:回去吗?会被所有人耻笑,得接受训练……还是走吧。

    正当艾尔走到悬崖边转过身时,猛地一惊:身后的一群鬣狗如密密麻麻的黑蚁,虽看不清相貌,可那血红的眼球如剑一般直穿人心。

    为首的一只鬣狗,脸上有道触目惊心的刀疤,满口银白色的牙,他放肆地仰天大笑,水灌入口中:“我终于捉到你儿子啦!你让我失去的,我终于可以如数偿还了!”说着,他扭过头,语气阴毒地说:“孩子,你想怎么死?”

    艾尔不敢说话,胸膛一起一伏,直直地盯着他,牙关咬得紧紧的。几只小鬣狗一拥而上,简直把艾尔当成饥荒之中的肥肉。

    小狮王也不是吃素的,敌人尾巴一扫,他就一剪一切地把他们甩到五六米处,浅蓝色的瞳孔冷到极点,像他的父亲。

    冰冷的雨水滑过了冰冷的脸颊,鬣狗们扑上来,像一阵风扑扑刮过他耳边,身体撕裂的感觉,意识渐渐模糊,刚开始他还努力挣脱,仅是徒劳,像坠入深渊。

    他又回到了仿佛很久前,摇晃的灯光下,那个虚弱的少年;他想念臭烘烘的小窝。他似乎看到小时候,深白色的天。身体的疼痛感又一次涌上来,艾尔再也想不起什么,也不愿想什么,就让一切都随风都随雨吧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1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