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藤阁.龙游县网络作文研究团

诸葛建军欢迎您光临本博!微信联系zgjj3199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推荐》》原稿和修改稿的对比:许路---绝处逢生  

2014-04-16 11:00:05|  分类: 学生作文评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推荐》》原稿和修改稿的对比:许路---绝处逢生

 

以下是作者的原稿,文章写得很细腻,很生动,尤其是作者的想象力,更是胜人一筹。但是语言表达总体上还不是很顺畅很舒服,因此需要作者不断阅读,不断修改。朗读文章然后修改,是提升作文水平的重要途径。

 

没了尽头般的雨水刷刷而下,侵蚀着每一寸土地,被黑色簇拥的艾尔,仿佛一个昏暗的﹑生了锈的遗迹。

    荆棘丛中隐隐透出一丝光,好像鬼火,在艾尔心里摇晃。他不甘就这样死去,猛地一瞪,逃脱了鬣狗,撒开双腿,迎着狂风暴雨努力跳到一颗歪脖子树苗上。

    树苗在风中颤抖,艾尔强装冷静,低低地吼叫。此时他的心,已经裂了一个大口子,呼啦啦地吹着风,天寒地冻的一片雪白。被雨淋过般的瞳孔,湿漉漉的惨蓝色。

    望着下方黑白分明的一双双眼睛,像绳索一般,勒住艾尔的脖子。忽然,干燥的眼球落出一颗滚烫的泪,并奔涌而出。艾尔的脸上有种很深的痛,那么孤独,那么痛彻心扉……那种痛叫悔恨,叫伤心,叫无法挽回。

    为什么要离开家乡?那个熟悉的家,触手可及,然而又如星星距他千里之外。如果没有离开,钻石还待在危险的蛇群中,却无一丝顾虑,现在他被发现了,被削成一小粒一小粒的钻石,放在天鹅绒的首饰盒里,高价出售。

    艾尔慢慢睁开眼,惊讶地发现鬣狗们全都不见了!下方空荡荡的,艾尔狂喜起来,像一台死机的电脑,现在终于可以移动鼠标了。

    他不敢大喘气,像树籽一样的瞳孔四处望望,一片寂静,才抹干泪,小心翼翼地跳下树。

    漫无边际的黑暗包裹住一小团昏黄,像艾尔眼里一丛跳动的火苗,又被熄灭。他原来中了鬣狗的圈套。现在,这傻傻的小狮子又一头栽进这场戏中戏。

    鬣狗癫狂地仰天大笑,像死神吐出的气息。艾尔像粉条一样软下去,嘴角带着绝望的一抹笑。仿佛一扇破碎的玻璃窗,上面挂满了碎玻璃尖儿。

    这时,像被一阵风吹来似的,冲进来一只瘦高的狮子,腿脚如竹节般有力,有着温润的栗色瞳孔,他定定地看了艾尔一眼,冲进黑色的狗群。他如同一把裁纸刀,将这片弥漫的深色裁剪成一块一块。

    那正是曾经被狮王驱逐的堂兄诺玛。他飞起小腿,与鬣狗缠在一起;挥舞手臂,留下一道道血痕;摇晃脑袋,一洒洒皮毛鲜血,惊心动魄,他借势把鬣狗的头按在地上,使足了劲打,骨头都有一种疏散的感觉,青筋暴起,可以看到紫红色的血管。

    艾尔怔了几秒,朝诺玛狂奔而去,该撕该咬,该扑该抓,使上了所有绝招。无数的血珠,如一场太阳尘暴,扫向这个小小的﹑冰蓝色的星球中。

    一刹那,横尸遍野,狼烟一片。鬣狗见占不到便宜,悄悄撤退了。一双蓝瞳与一双金瞳相对,两只狮子露出微笑。

    “你是诺玛堂哥吗?”

    “对的,艾尔。”

    这是王者与王者的对话,那么干净简短,像钉子钉入木板中。

    雨,下了一会又停了,露出深白色的天空。

 

 

修改稿:许路:小狮子的故事---绝处逢生

雨水唰唰而下,侵蚀着每一寸土地,给暗夜又添了一份神秘和恐惧。被黑夜簇拥的艾尔,仿佛一个昏暗的﹑生了锈的遗迹。

     荆棘丛中隐隐透出一丝光,好像鬼火,在艾尔心里摇晃。他不甘就这样死去,猛地一蹬,身子飞了起来,侥幸撕开了鬣狗的包围圈,撒开双腿,迎着狂风暴雨努力爬上了一棵歪脖子树上。

     树苗在风中颤抖,艾尔强装冷静,低低地吼叫,那吼声已经不能吓住那些嗜血的鬣狗,更是为自己壮壮胆了。他的心,已经裂了一个大口子,呼啦啦地吹着风,天寒地冻的一片雪白。以往闪着调皮的瞳孔,透出湿漉漉的惨蓝色。

    望着下方黑白分明的一双双眼睛,像绳索一般,勒住艾尔的脖子,他感觉自己就像蒿草一样,被扎成了草把子。他感觉很害怕,从没有过的害怕,他开始恐惧死,恐惧再也见不到妈妈了。此时此刻,连平日里不敢正视的爸爸,都显得那么温暖,那么慈祥,那么可爱!为什么要离开家?那个熟悉的家,触手可及,然而又如星星距他千里之外。如果没有离开,“钻石”还待在危险的蛇群中,无一丝顾虑,现在他被削成一小粒一小粒的钻石,放在天鹅绒的首饰盒里,待价而沽,生命会像指缝里流失的水吗?(这段心理描写写得有序、细腻、生动,符合一个垂死挣扎的小狮子的心理实际。)

     忽然,埃尔感觉怎么这么安静呢?他慢慢睁开眼,惊讶地发现鬣狗们竟然全都不见了,草地上空荡荡的。艾尔狂喜起来,像一台死机的电脑,现在终于可以移动鼠标了。

     漫无边际的黑暗包裹住一小团昏黄,像艾尔眼里一丛跳动的火苗。他不敢大喘气,像树籽一样的瞳孔四处望望,也是一片寂静,这才抹干泪,小心翼翼地跳下树来。

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埃尔的身边倏忽间围上了那群原本以为消失了的鬣狗,他们癫狂地仰天大笑,像死神吐出的气息,这气息像毒蛇的信子,冷冷地舔着埃尔,

      一瞬间,艾尔像粉条一样软下去,嘴角带着绝望的一抹笑,仿佛一扇破碎的玻璃窗,上面挂满了碎玻璃尖儿。我完了——埃尔脑子里跳出三个字,心里的那种求生的欲望忽然就如水银泻地,无影无踪了。他闻到了死神的味道了!

     这时,像被一阵风吹来似的,冲进来一只瘦高的狮子,腿脚如竹节般有力,有着温润的栗色瞳孔,他瞥了艾尔一眼,旋风般冲进黑色的狗群,如同一把裁纸刀,将这片弥漫的黑色裁剪成一块一块。那草地上,到处是鬣狗的皮毛、飞洒的血,还有哀嚎和死亡的抽搐……

    那正是曾经被狮王驱逐的堂兄诺玛。诺玛疯狂地与鬣狗缠在一起,手臂上留下一道道血痕,脑袋上渗出鲜血,身上留下深深爪印,但是他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受伤,借势对着鬣狗头头的喉咙一口,“咔嚓”一声,让人感觉到骨头疏散,青筋暴起,甚至可以看到紫红色的血管。遛狗的头领倒地抽搐,不一会儿就陈尸疆场了。

    艾尔怔了几秒,朝诺玛狂奔而去,该撕该咬,该扑该抓,使上了所有绝招。无数的血珠,如一场太阳尘暴,扫向这个小小的﹑冰蓝色的星球中。

    一刹那,横尸遍野,狼烟一片。鬣狗见占不到便宜,悄悄撤退了。一双蓝瞳与一双金瞳相对,两只狮子露出微笑。

    “你是诺玛堂哥吗?”

    “对的,艾尔。”

    这是王者与王者的对话,那么干净简短,像钉子钉入木板中。

    雨,下了一会又停了,露出深白色的天空。草原上,两只狮子就这么傲立在那,随着太阳的升起,留下两个紧挨在一起的雄伟的剪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